六月船底顶所见所思记录

  距离上次的船底顶回来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本来并不打算写篇游记啥的来记录,这次登船我连朋友圈都没有发,只是发了几张照片給几个人,因为这次登船并不完整,也没有太多铭记刻骨的事情。然,促使我捡起这部分回忆的是一个问题,昨天参加深圳登协培训散场的路上,有个同期同学问我“你为什么喜欢爬山呢”。

  活动前的个吧星期,老胡在群里问我和萨摩耶去不去罗布线,考虑了一下就回复他去,萨摩耶也回复去不过临出发前鸽了。其实前几天我就看到老胡在磨房上面发的活动贴了,我是很想去的,罗布线很漂亮而且难度强度适中,很喜欢的一条线,但是现在是雨季,天气太不稳定了,风险较大,所以一直在犹豫。

  既然已经决定要去,那就开始准备。一直都有想换个帐篷,之前我已经看了一年多了,帐篷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最喜欢的塔帐在南方却不适用,花了几天选了个黑标的自由之魂天秤座。老规矩,行前三天开始做行程规划,行前两天购买补给,行前一天补漏、打包,29号周五下班回家洗个澡背上背包出发集合。

  这次登船并不完整,没有走罗布线也没有走罗新线而是走了个新新线,因为周六早上的大雨。周六早上在罗坑吃早饭的时候开始下大雨,雨虽然一直下但其实还是可以上山的,但是乱石坡在这个时候太危险而且队伍有新人小白,风险太大最后决定反走,从新洞上山。水电站旁的小河因为下雨的原因水位高到大腿但水流不急,但是一条河过来过去4次,耗费了大量时间,最后计划当天不上到1586的大顶,到望顶扎营,空手上船底顶。高嶂顶下面,从去大布和去新洞的分叉口上到高嶂顶的这个陡坡,想当初下坡都下的绝望的坡第一次反走,上的更是绝望,最后计划当天在伤心大斜坡的小卖部扎营,空手上望顶上船底顶。

  路过水库后,路过最后一个溪流取水点,我跟老胡换个位置,我留在最后面收尾,陪一个体能不太好的队友慢慢上山。从海拔800+上到高嶂顶1200+,爬升400米左右走了3个小时,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她有轻装爬山的经历但这是第一次重装爬山,背包大概30斤,她有过想要放弃,想去水库旁边扎营等大部队第二天原路折返时一起下山,但被我拒绝,脱离大部队一半的路程扎营风险实在太高,我直接说林子里面有动物,一路上我都看到3条蛇了只是没有跟你们说,说不定还有野猪。

  3个小时里面说出来的放弃念头只有那一次,至于没有说出来的有没有不得而知,后面把她的帐篷拿过来绑在我背包上面减轻她的负重,户外爬山时并不鼓励帮队友负重,特别是帮一些新人,因为会让他们有负重爬山很简单的错觉,这个会为以后的活动埋下隐患,但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了,不减轻她的负重我怕她心态会崩。走走停停,等她的时间里面看到她一次次瘫坐下来慢慢喝水,我想到更多的是我自己,我为什么要爬山。

  爬山很累,重装爬山更累,眼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疫情期间在家待的时间比较长,聊天的时候母亲也劝着我爬山那么累不要再去了,找个轻松点的活动不行吗。复工后的现在,3个多月没有运动,体重增长了近10斤,体能下降的厉害,五一的四天小长假都没敢出去重装,即使已经恢复性锻炼了一个多月,周末也打卡了“深圳十峰”的六座,但这次登船依然感觉吃力。队友在后面一点慢慢的向上,很吃力很累,她为什么要来爬山呢?她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呢?我为什么要爬山呢?

  我以前其实并不喜欢运动,大学最后一年开始我的生活就开始失控了,完全没有自律可研,宅是对我非常恰当的一个形容。2017年后半年不记得是哪月哪日了,我背着相机和三脚架,手里提着1.5L的大瓶矿泉水,第一次独自爬山,第一次上梧桐山,走泰山涧葫芦径折返下盘山公路,到蝴蝶泉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然后摸黑下山。这次体验很不好,满怀期待出发,结果没有上到山顶不说还搞得天黑才下山。

  时隔大半年,2018年5月份某个周末,Roy喊我一起去爬梧桐山,这次轻装上阵就背了几瓶水,等我到了梧桐山大门的时候才得知Roy坐车去了另外的一个入口,盐田那边的,我们当时都不晓得梧桐山还有这么多入口,然后约着山顶上见。再次走泰山涧,花了3个多小时终于登顶。中间想过放弃,路上碰到的人很多也是跟我一样两步一踹三步一踹的,想过放弃,可是准备给Roy发消息的时候发现没信号,后面断断续续收到消息Roy登顶了问我在哪里,所以一直咬牙坚持着。不登顶完全感受不到登顶的愉悦,一个人坐在山顶某个小石头上面看着远方能笑出来这种,想过放弃可条件不允许啊。

  感受过这种乐趣后就一直恋恋不忘,逐渐主动的去查找和了解爬山的活动和队伍,马蜂窝和8264对打开我对户外圈的眼界起了很大的作用,马蜂窝上面的游记我看了很多,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户外圈是个独立的江湖,有趣的人、有趣的故事、绝美的风景,一个个吸引着我的心绪。现在回想起来这两年的户外经历,户外吸引我的可能不是那美丽的风景,而是这个独立的江湖,亦或者两者都有,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滋味。

  找到一个端午节去武功山的团队并报名,领队让轻装。由于对自己体能并不太自信,出发前找个周末一个人又去了趟梧桐山,走盘山公路,时间比上次短,这下心里舒坦多了。初次武功山的行程以前说过,就不细述了,因为没有经验,游记看得多但是亲身体验还是很不同的,为此闹了些笑话弄了些尴尬,但是,过程的千难万难、曲折坎坷,成功到达目的地后,这种愉悦感是全身心的;一群完全陌生的人,为了一个目标,相互结伴同行相互帮助,路上遇到的也都是跟我们同样打扮的陌生同行者,少了些防备多了些互帮互助,这样的江湖我喜欢。

  初次武功山是轻装,一路上遇到的和网上看到的,让我对重装有了很大的兴趣,我下次要重装!第一次重装是中秋节的武功山之行,没错,3个月后再次去了武功山,这一次经历了极端的风雨大雾天气,也看到了云海。第一次看到云海翻涌,像瀑布一样流淌,远处一个个冒出云海的小山尖,真是为大自然的美景叹为观止。

  后面陆陆续续去过很多山,或者跟队伍或者只身前往,或者重装或者轻装,或者市内或者省外,所见所闻越来越多,景色越来越漂亮,故事越来越有趣。为了安全,我去120学了初级救护,现在也在登协接受系统性的培训;为了长久,我也经常去梧桐山打卡拉练。

  昨天那位同学问我,我回答他说,爬山是会上瘾的,去了一天的想去两天的,走了轻装想走重装,去了近的想去远的。是的,爬山会上瘾,这句话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个人觉得很有道理。是什么在吸引着我上瘾呢?

  大自然的风光,这个肯定是的。吭哧吭哧累死累活的去到一些人迹罕至或者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确实能看到一些绝美的风景,山川河流、星空银河、日出日落,极端的天气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碰撞,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可能很多人一生都不会看到的美妙景象。

  异域江湖,我觉得也是。跳出日常工作生活的舒适圈,跳出自己熟悉的人脉圈,去到陌生的环境见到那些陌生的人,少些戒备、少些伪装、多谢真诚,是我们日常生活不可多得的调剂品,可以作为我们日常生活的补充。

  探索与刺激的爬山过程,这是很奇妙的体验。探索精神是很珍贵的,但是现在有一种说法,说现在世界上并没有太多未知的地域,这种探索精神其实没有必要。这种说法也不说不对,但对于人类来说确实没有什么未知地域了,但是对于个人来说,未知的地域那太多了。户外爬山当然不能标榜自己就是探索,但至少也是体验探索的性质,这个过程有很多很刺激的地方或者事情,让人心痒。

  自虐,这种倾向的人应该不少。具有多样性的人总有着千奇百怪的理由需要去发泄或者去自虐,虐自己的肉体虐自己的精神,然后酷酷的说一句,虐虐更健康!

  看着队友在后面一点慢慢的坚持着,时而走神时而鼓励她两句,她也是很厉害了,能够一直坚持着,我们也都很厉害,爬山这么累也能上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