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装第一次提前撤退的记录

事件经过

  端午节前两天在两步路上面找了一个小团,去船底顶敖广线。

  24号下班后去民治地铁站集合,晚8点集合,8点10分左右出发,凌晨4点左右到达罗坑镇。

  25号早上7点起床,8点出发上山。坐车到敖山脚下,拍完合照开始上山。第一座山头茶岩顶,爬升到800米放弃,下撤。电话给客栈老板,送我到大草原,准备在大草原露营两天,扎好帐篷两个小时后开始下雨,小雨、大雨、暴雨、妖风,风雨中收帐篷撤退,回客栈。

  26号小雨、阴天,继续客栈。

  27号早上9点,司机联系可以出发了,12点左右到达终点大布镇。下午3点左右在大布接到队友,去长安饭店腐败,下午6点半左右出发返深,晚11点半到达民治地铁站。

  15人队伍,其中1人提前下撤,2人走完敖广线,12人走的敖布线。

  敖广线是广东户外三大虐线之一,与大东山、白卡莲银齐名,也是期望了很久的一条线路。这次三日敖广,降低了一定的难度,但在半山腰处放弃了,也是我参加户外活动以来第一次重装提前下撤。

  户外活动从安全角度来讲是鼓励下撤的,同时下撤也是需要勇气的。这些都是理论,不真正经历过其实理解并不深,只是这些理论知识的传播或者讨论者。真正下撤了,你才能体会到为什么说是需要勇气的,不仅有自身的遗憾,还有来自圈子的压力。

 

为什么提前下撤

  没准备好。这个应该是主要原因,准备有装备食物方面的,也有身体方面的,这次应该是身体上面的准备不够充分。

  从报名活动到放弃活动,一切都显得很匆忙的样子,直到跟领队沟通确认提前下撤时我的鞋带都还没有整理,还是早上起床时随便收拾的样子,整理好鞋带、转身、一步步下山。首先,节前两天才确认报名,真的是两天,最匆忙的一次了,一般习惯是出发前两天(节假前三天)开始做行程计划的,这次是个例外,因为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端午节重装,因为天气。其次,凌晨4点左右才到罗坑镇,早上7点起床,加上浪费的时间,实际有效睡眠时间不到2个小时,而且是在车上睡的,精力有些不足。最后,是对队伍不熟悉,自己的习惯跟队伍的安排冲突,比如起床后吃早饭的时机、出发前整理装备的时机,鞋带都没整理就出发就是一个教训。

  体能不足。这是个重要原因,疫情后回到深圳明显感觉体能下降的厉害,体重长了6公斤过了2个月也没有减掉一点,现在是夏天也是雨季,拉练次数太少。下车后出发,没有一点点防备,直接就是不停的爬升,强攻1200米的茶岩顶,一点缓冲适应的过程都没有,再加上领头的两只强驴快节奏爬升,说实话,我被拉爆了。

  交际不够。这个是心理层面的东西,我觉得也很重要。这支队伍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再加上我自己性格的原因,跟队友交流很少很少,以至于在半山腰快要被拉爆的时候无人诉说、无从寻去哪怕一个眼神的安慰、无处减压,一个人默默的强撑着,然后放弃的念头出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意志不强。个人感觉我自己意志力从来就不强,我想去改变它,然后想去改变的这个意志又不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提前下撤后承受了什么

  自身的不甘心,对爬山、对难得的假期;

  不好参加下山腐败,心凄凄然;

  不好参与回程路上热烈的讨论,一个人默默在车上玩手机;

  不好参加群里相片的分享,毕竟没有自己;

  A费用的时候不好发言,A物资无可厚非,不想A也是人性;

  平静下来后对活动过程中趣事的调侃不好发言;

  平静下来后对下次活动的讨论不好发言;

  提前下撤的压力更多的来自心理层面,一个是自己不好意与大家做更多的交流,毕竟中途放弃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另一个是不可能不去在意旁人的看法,毕竟人是群居生物,做到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得心有多大,简直难以想象。不过好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不会刻意去做什么让旁人难堪的举动,氛围还是很和谐的。

 

  以后再与户外圈朋友讨论提前下撤的问题,可以放心大胆的说这个是需要勇气的,毕竟也是曾经拥有过相似心路历程的人了,手动滑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