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小叙

  近期参加了一次公益救援队今年的志愿者招募迎新见面会,救援队的队长在介绍公益救援队的时候谈到了一个话题,印象比较深刻。他说,救援队在执行救援任务时或者事后,不应该跟风去网上评论当事人的行为对错问题,当事人行为的对错判断是政府机构的事情。

  这个说法非常赞同,也解开了很久前的一个疑惑,因为这个说法也是可以嫁接到医护、律师行业。救援队的任务与职责是救人,不管是出于对生命的尊重还是职业道德的原因,都不能因为情绪影响到去救那条生命这件事儿。遵守这条底线才是对普通人最大的善意。

  救援队这个可能很多人不了解,但是医护和律师这两个行业相关的案例很多。不管是新闻还是电视剧里面演的,有的时候一个作恶多端、丧尽天良的坏人进到医院,医院还会尽力的去抢救,或者一个千刀万剐的坏人在法庭上面还有律师为其辩护,旁人就很愤慨啊,包括我这内,起码心里很不爽啊。

  但是回过头来看,这个定性为坏人,或者对坏人作恶多端、丧尽天良、千刀万剐的评价都是我们大众自己判断或者看到大家都这么判断自己也这么判断的。如果事情的发展真的按照我们大众的判断向前演进会发生什么。

  救援队接到报警,前去集合的路上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当事人的情况,然后判断当事人是自己作死,不值得救。然后不去,或者不那么急着赶路,再然后,当事人可能伤情加重甚至死亡,但是这个时候没人会感觉可惜,因为不值得救嘛。

  医生了解到面前手术台上躺着的是个大魔头大坏蛋,救不救是个问题,救这种恶人不是浪费国家资源吗,说不定救活了后还要拉去枪毙的。然后不救、不全力救,再然后这个病人死了,同样也没人会感觉可惜,因为不值得救嘛。

  法庭上,一个众所周知的混蛋人渣孤零零的站在被告席,等待着宣判,或是牢狱或是死亡,众人奔走相告、举杯庆贺。

  这个画面看似美好,因为坏人伏法,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受害人得以报仇或者得到补偿;群众心理得到安慰。但其实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当事人行为不当或者作恶多端都是我们普通群众的主观判断,当普通群众的判断能够影响一条生命去留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很爽,像吸鸦片那样爽。但是最终决定这条生命去留的是公权力,它掌握在少数人手上。那么,如果这个少数人能够通过影响力引导普通群众的情绪走向呢,会发生什么?

  那么,普通群众的情绪能够被引导吗?能。前面救援、医护和律师的例子,群众依据主观判断或者旁人都这么判断自己也这么判断来做出了决定,而自己或者旁人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呢?自己看到的、或者别人给你看到的。

  继续向前演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谁是刀俎谁是鱼肉,显而易见的事情。

  为什么会这样呢。人有七情六欲,会受到情绪的影响,而在群众数量很大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可能有人同意你的观点,但肯定也有人不同意你的观点,怎么办,打一架吗,这个时候一个统一的标准很重要。而因为情绪是能被引导的,当有人刻意引导众人情绪走向时,当大多数人的声音盖过少数人的声音时,一个观点盖住它的反对观点时,引导的那个人达到了目的,众人就逐渐沦落为鱼肉,这是时候一个坚定执行统一标准的机构很重要。当这样一个厉害的机构偶尔也会报道出一例多年前的冤假错案时,谁能保证自己当时的所见所闻所感及观点一定是正确的呢,而一旦不正确那就是一条生命。

  所以,当救援队、医护、律师等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才是对普通人最大的善意。期间可能会有误解,或者被特殊对待,但是正因为普通人会有这样的行为,才需要被去拯救。负重前行,默默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