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腾格里沙漠之行

  不知道这篇勉强能称之为游记的文字要不要发出来,发出来对不对,现实永远是那么不可琢磨,变化来的永远是那么快,虽然早已有了预感但真正到来时终究还是很郁闷。

  10号开始起草这篇文字,断断续续的写着,昨天21号晚上终于完成了初稿。晚上一如前几天,看着书边等着文瑾同学回聊天消息,等来的终究是一句不合适。

  其实国庆回来后我渐渐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感,周二周三两天休息文瑾同学在国庆后第一次从武汉回咸宁,这两天我也是有些忐忑和期待的。我俩年龄差异、地域差异再加上这次沙漠行过于草率可能成为了爆发点。相遇,我感觉是很幸运的,但因为年龄比她大很多,在相遇时我就有了些设想,如果将来能成那将是我莫大的荣幸,即使不成我也不会拒绝她的要求,我也没有资格拒绝她的要求。

  可能情商确实不高,这样的情景有点熟。2019年元旦,有个户外队友约着一起去武功山,先前双方有点继续交往的想法,所以也就一起同行爬了一趟冰雪武功山,回到深圳后慢慢的也就断了联系,后来想想可能是虐的太狠了吧。

  不知道以后参加户外活动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简介

  刚刚过去的国庆节假期,因为一个喜好一个契机下了一个决定,完成了一趟腾格里沙漠徒步之旅。

  腾格里沙漠行政区划主要属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西部和东南边缘分别属于甘肃民勤、武威和宁夏的中卫市。沙漠包括北部的南吉岭和南部的腾格里两部分,习惯统称腾格里沙漠,为中国第四大沙漠。

  本次出行,从提出计划到准备再到实际出行历时3个月左右,是我截至目前准备时间最长的一次户外活动,也再次刷新了我足迹到达的最北方之记录,也是第一次主动约了小伙伴的户外活动。连绵起伏的沙丘、列队前行的骆驼、相伴前行的身边人,这次出行时值得的。

起源

  说到为什么想去尝试沙漠徒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情结啥的,就是因为喜欢户外这个活动。大中国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面积大、东西南北地域差异大、文化和发展情况区别也大,走出去可以领略迥异的山野丛林、江河湖海以及人文风情。所以简单的原因就是爬过南方的山就想去下北方的山,去过高山就想去下沙漠,去过盆地就想去下雪山,等等等等无所穷尽,因为喜欢。

  最开始心动应该是源于去年年中有一个高中同学问到国庆节有什么地方推荐的,为什么问我,因为平时朋友圈里面发的那些山川河流美景给人造成的特定印象,考虑到是一个平时不怎么运动的同学就甩给她一个腾格里沙漠的活动公众号。其实公众号的内容我并没有详细看,平时活动的时候听到队友聊起过、朋友圈里面见过,因而有个整体的印象,我也没有考虑自己去,因为下半年的节假日计划有点多。同学看过后觉得还不错,邀请我一起去,拒绝,因为我要去参加婚礼,去吃狗粮,哪有空去户外,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随着接触的户外伙伴越来越多,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现场看到的、朋友圈看到的、队友聊天听到的,一颗躁动的心逐渐破开封印,我要去北方,东北、大西北,草原、沙漠、高原、雪山,去徒步、去爬山、去看、去听。

 

决定

  真真下定决心去走一趟是今年7月份,7月中旬去大笔架山打卡深圳十峰,火烧天下土地庙那一段跟一个同行的队友聊天,聊到了沙漠徒步,得知他们俱乐部也做腾格里的活动,遂向其了解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灵机一动,要不带文瑾同学一起去,得知是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人完全可以接受的难度而且全程有保障车跟随,风险很低,遂有了国庆节带文瑾同学去腾格里沙漠走一趟的想法。当晚回家后问下文瑾同学的假期和国庆节沙漠行的想法,其有意向但国庆假期暂时不确定,就让持续关注。

 

正式确定

  正式敲定行程方案很顺利,因为有意向有计划没啥犹豫的。

  8月29号下午文瑾同学发过来国庆放假安排9月28号到10月6号共计9天假。8月29号和30号我刚好在参加救援队的培训,晚上跟几个俱乐部了解情况,31号确定了3家并发给文瑾同学,最后确定选择徒步中国1001期,报名、交押金、买机票当天全部搞定,剩下的就是行前准备了,这个不急。

  7月中旬到8月底这段时间其实也不顺利,因为文瑾同学的工作性质原因我比较担心她的假期问题,我的假期肯定是按照法定假来的,最后的结果挺幸运的差一点就错过了,有6天的假期是重合的,而腾格里沙漠行至少需要5天,备用方案的敦煌环线直接就干掉了因为它需要8天。选择1001期的话6号可以在家休息,毕竟长途旅行还是很累的。

行前准备

  行前准备对于我个人来说很简单,毕竟也有十多次两天以上的户外经历,而且我也有固定的表格和模板来做行前准备的计划,每次新的两天以上活动我都会在印象笔记中新建一条笔记然后直接使用模板来列举活动中的方方面面,根据具体活动来做增删改查和物质增补,到现在我的物资装备这些基本是很齐全了,需要临时增补的一般都是食材这些。

  本次行前准备的不同点在于我还要帮文瑾同学做一个初步的计划,因为她是完全的户外小白,专业的物资装备啥都没有,经验也没有,直接购买全套专业装备倒是一个简单直接粗暴的好方法,但是不能确定她参加了这次活动以后还会不会参加其他的户外活动,毕竟专业装备很贵的不是。我倒是很乐意文瑾同学以后也能陪我一起参加户外活动,但是不能强求,户外活动高风险,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兴趣爱好。

  前面8月初参加户外培训的知识现在就用上了,单独做了一张Excel表格,做了一份相对比较正式的行程准备计划表。包括活动概况、地点、路线、风险、5天的衣食住行和大交通安排等等,毕竟不是只有我自己看,还有小白文瑾同学以及可能的她的亲朋好友会看,把人家带到离家一千多公里外的北方的沙漠,而且沙漠给大众的印象很可能是艰苦、无人区、极度危险等等,得有个交代不是。

  这里面有个插曲我要吐槽一下,8月31号订的武汉和银川的往返机票都是山东航空的,9月10号突然收到短信山东航空的航班取消了,往返的航班都取消了,我信了他个鬼。立马退票改订其他航班,去程订东方航空回程订南方航空,一转手一千多块大洋没了,也是没谁了。

 

见闻所感

  深圳→武汉

  计划9月30号下午请半天假,16点多的高铁回武汉,临请假的时候干脆请一整天假算了,有年休假任性。晚上九点半左右到达武汉,近十一点到达预定的酒店,酒店离机场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前台登记的时候排在两个小伙后面,他们刷了半天手机直接让我先办,分分钟搞定,他们很诧异为什么我这么顺利,答曰我一个月前就定好酒店了,两个人看着我一脸懵逼。

  武汉→银川

  1号中午13点的飞机从武汉到银川。早上8点左右出门去过早,在武汉吃早饭叫过早,走了好几个路口终于找到了地图上面的早点摊,熟悉亲切的感觉扑面而来,热火朝天又不失客气,在深圳吃早饭大多安静斯文,感觉完全不一样。一碗热干面、一碗蛋酒、两个面窝,其实我好想再来份豆皮,可实力不允许啊。我最中意的还是面窝,因为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了,其他东西外面都有,正不正宗是一回事但至少有,可是面窝我只在武汉见过,我猜想可能是原材料限制了吧,面窝虽然有一个面字可实际跟面粉没有关系,它是米加上少许配料磨浆后油炸而成的立体圆环状食品,表层亮黄香脆,里层中空或软糯,冷热皆可口,刚出油锅烫手时最佳,手动滑稽。

  10点左右出发去机场,地铁上面联系文瑾同学,她比我远早出发,跟我在同一号线上后面两个站,终点等到阔别已久的文瑾同学,现在想来也遗憾,当时没有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笑。

  15点落地银川,第一印象好荒凉啊,落地前几分钟看到大地都是那种起起伏伏的小土山,应该可以称之为山吧虽然不高,再一个就是树很少,多是路两旁直挺挺的白桦树还是白杨树反正也不认识。奇怪的是在高速路两侧碰到了几排柳树,北方不是缺水吗,难道现实又把我毒打了一顿,果然,后面跟返程的司机聊天时被告知银川不缺水的,有黄河还有各种湖。为什么是返程司机,因为这趟出租车的司机净跟他聊吃的去了,什么枸杞啊、红枣啊、葡萄啊、八宝茶啊、羊肉啊等等,说当地特色风味欢迎品尝。

  到酒店签到、入住然后逛街去,公交一块钱,去的地方也不远,按照接待美女的介绍去了个步行街,买了红枣和当地的牛奶,吃了“老毛手抓羊肉”,吃完饭快到晚上开会时间了,打车回酒店九块二,司机师傅一挥手九块算了,感觉坐了好久的车才九块钱,文瑾同学说看到有的出租车上贴了一块二一公里,有的一块四一公里,再查了下起步价三公里七块钱。

  19:30集合在酒店的会议厅开行前会,介绍了下整个行程的亮点和注意事项,队员们来自全国各地,有的刚刚到有的还在路上,所以开完会后还有人去逛街,这边店子貌似大多也是凌晨两点才打烊,只是有点冷啊。下午逛街的时候我还是穿的短袖,可是在步行街上走着走着感觉显得很突兀,还是把外套穿上吧,夜里降温比较明显。

 

  银川→腾格里→银川

  2号早上,按照队伍的要求7点在酒店四楼吃饭,7:30大门口集合上车。六点半左右起床开始洗漱,完了后去找文瑾同学一起装包,这次带上了我60L的大包和20L的小包,大包可以装上我和文瑾同学的所有白天非必要物资装备然后给后勤车托运到营地,两人白天都背个小包放外套、水和手机这些,轻装上阵,巴适。

  中午11点多达到沙漠边缘一个农家,准备吃午饭。中途穿越了贺兰山,从宁夏银川来到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经停一片风车田和一个寺庙,下车活动、欣赏风景、拍照、吹风加放水。风景一般但视野开阔,一眼看不到边的风景在南方基本上看不到,身处这样的景色中显得人特别渺小世界特别大,顿时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感觉应该搞点事情,当然开开玩笑而已。寺庙叫昭化寺,介绍称是仓央嘉措在阿拉善主持修建的第一座寺庙,于1717年开始主持修建,但刚才查了下仓央嘉措生卒年为1863-1706年,对藏传佛教了解有限,也就不去深入研究了。

  午餐是鸡蛋面,没啥特色,唯一有意思的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吃面,略显热闹有趣。文瑾同学不愧是天天跟小屁孩打交道的,一顿饭的功夫就跟农家那位玩泥巴,不对,玩沙的小屁孩玩的很熟,厉害了。

  马上就要徒步进沙漠了,略显激动,介绍下队伍情况。38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队友,至少4个家庭单位,带孩子的那种,最小的孩子是个8岁男孩;至少一半是成双成对的两口子;单人出行的真是稀少,狗粮吃得满满的那是肯定有。3个领队,若干后勤工作大哥;一辆越野车全程跟队,带着足够的瓶装矿泉水,随时可当收容车;一辆绿皮大卡车,只有在起终(中)点看的见,装着所有的营地物资,包括公共的和每个队友的驼包或行李箱。是的,行李箱是允许的,而且还不少可能有一半人带吧,跟我们平时的徒步爬山区别还是很大的。整个活动的难度和强度都不高,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人也是可以参加的,但是,要想玩的好玩的嗨皮,身体素质要求还有需要的,平时不怎么运动的人仅仅只是可以参加而已,至于玩的是不是高兴、过程压力大不大就不好说了。文瑾同学就是典型的例子,平时运动少,全程靠自己成功完成徒步穿越,但,过程是生无可恋的,全完没有拍照和赏景的兴致,如果心灵力量可以杀人的话,可能我已经在生死之间循环了N次了。

  大概13点左右开始的徒步,五点半左右到达营地,行进距离据说有14公里。为了省电全程我没有记录轨迹,只是偶尔打开两步路看下定位,所以时间、距离等数据只是靠记忆来记录。

  最开始先是穿过一片很大的绿洲,到达一片湖,如果不到百平方的湖也可以称之为湖的话,这里是明显的分界线了,再继续往前就全是沙丘了,翻不完的沙丘。

  憧憬、新奇、热爱和探索欲让我们来到了沙漠,回赠给我们的是震撼、壮观、愉悦兴奋,当然也少不了疲惫和枯燥。初进沙漠,大家的兴致都很高,蹦蹦跳跳的摆各种pose拍照,在每个稍微大点的沙丘屁降滑沙,很是生动活泼,年轻真好。第一天进沙漠,领队控制的行进速度很慢,休息很频繁,好让大家适应一下环境。

  对于拍照,我倒是有些许的感慨,沙漠中很容易拍出大片,不管是静止还是行走,人体360度都容易出大片,得益于背景的宏大、干净,再加上光影的变化是看得见的。在我们南方拍这种照片就得看技术了,北方则不同,就像前几年去西藏,我一个完全不懂摄影的人用手机拍出的相片现在来看很多都还很nice。

  五点半左右到达营地,大卡车旁边已经搭好了一个十几米长的军绿色帐篷,后勤工作大哥们正在搭建一个巨型球帐,大帐篷是餐厅,球帐是洗澡的。是的,沙漠中可以洗澡,水是卡车拖进来的,煤气烧热的,但先做饭后面才能烧水洗澡。

  到达营地第一件事情是拉伸,这点我又要吐槽一下。整个3天行程就做了这一次集体拉伸,以我初步接受过系统户外培训的人看来,拉伸也做的不太专业,后面没人组织的时候我是自己一个人找个地方做运动前后拉伸。不过我感觉领队可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以文瑾同学为例,根本就没有运动前后拉伸的习惯和意识,她自己在人前做一些拉伸动作会感觉不好意思,领队就更加组织不起来了。

  拉伸结束后领队教大家搭建帐篷。帐篷是自立帐篷,带雪裙的四季帐,没有地布当然也用不上,搭建起来很简单,帐篷很多足够每个人一顶;防潮垫是一张双面铝地膜,睡袋是送的每个人一个新的,零度温标的棉填充睡袋,很大个。领队强调搭帐篷的时候需要把雪裙埋在沙里面,保暖,然后有些人并没有,再然后被现实打了一巴掌。

  搭建好了帐篷但是饭还没有做好,自由活动时间,有的人去拍照,领队说可以滑沙玩,文瑾同学的眼睛都亮了。拿着滑沙板去旁边最高的沙丘,那是真的高,爬了一半上不去了,不借助登山杖真的很费力,只有一个领队爬上去了,然后坐着滑沙板冲下来,这架势、这姿势,怕了怕了,上面一段太陡了,而且是野地无保护,我上去感觉很大的可能是滚下来而不是滑下来,摔个狗啃泥估计还是轻的。后面跟文瑾找了个不到5米的小陡坡,体验一下也还是阔以滴。

  太阳开始落山,温度下降很明显,白天短袖,这时候冲锋衣、厚外套都得穿起来了。晚餐说不上丰盛,但大家大抵都是满意的,4个长条桌,比脸盆还大的碗每个桌子一碗萝卜炖羊肉,一碗米饭,几个小菜,然后有个后勤大哥在旁边晃悠,“肉够不够、肉够不够、不够再加,管够”。

  晚上看星空,不存在的。躺下约莫一两个小时被大风吹醒了,是真大风,露营这么多次头一回碰见这么大的风,很显然我家里的那个非自立帐篷在这里肯定是个渣。风吹的内账外账贴脸上的感觉确实不好,风沙漫天打在帐篷上面像下雨一样啪啪响,但我还是比较淡定的,只要帐杆不断睡觉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是文瑾同学应该是第一次睡帐篷,坐起来喊她安慰几句,也就说了几句话而已,一嘴的沙子,OMG,帐篷的小天窗没关,果然,早上起来帐篷里面薄薄一层黄沙,睡袋上、衣服上、背包上、头发上。领队很负责任很nice,起风的时候出来拿个铲子给每个队友铲沙压帐篷雪裙。

  3号早上5点起床,7点半出发,11点半左右午餐,4点半左右到达营地,行进距离据说26公里。

  起床第一感觉就是冷,温度只有三四度左右,再一个感觉就是黑,没有星空没有月光没有日出只有乌漆嘛黑。洗漱、收帐篷、吃早饭,早饭比较简单,鸡蛋、面包、稀饭、小吃、牛奶、果汁等等,除了鸡蛋和稀饭是热的,其他都是冷的冷的冷的。

  昨晚还在担心文瑾同学的状态问题,担心她今天可能走不动需要坐车的,但是结果出乎意料,竟然坚持下来了,很厉害啊。

  上午的主题就一个字,暴走。今天换了个领队带路,风格就是一路暴走,领队说今天任务比较重,按照昨天的速度得走到天黑。然后,结果一就是队伍拉的很长,怕是有一公里吧,队伍后面的人看起来就只有一个小黑点那种;结果二就是中午到了午餐点时后勤卡车还没到,因为来早了。

  今天的温度明显比昨天低,昨天短袖即可,今天全部穿上了外套,全天都穿那种。虽然阳光明媚烈日当头,但是风大,感觉温度上不起来,完全没有意料到沙漠中徒步半天竟然只喝了一瓶500ml的水,打破了我对沙漠的印象。

  后勤卡车到午餐点这段时间一直在休息,午餐点准备好后我们才继续出发。远远的看见午餐点有一群什么动物,心里突然一闪,难道是骆驼,走近了看还真是骆驼,它来了,它来了,它就这么瞧瞧的走来了。下午的主题就是骆驼。

  午餐比较丰富,各种零食小吃任选。后勤工作大哥们已经在卡车旁边摆好折叠桌子凳子,八宝粥、面包、鸡蛋、豆干、乐虎、苹果自己取。后方是刚刚路过的绿洲,前方是连绵起伏的沙丘,于高地之上摆上座椅放好吃食,迎风顶日,广阔天地尽在五感。不巧,一条小沙蜥闯入包围圈,盘它。

  午休两小时,继续出发。11匹骆驼,领路人坐头一匹,剩下的每次可以坐10人,大家轮换着来。话说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真实的骆驼,挺好奇的,除了牛我还没骑过其他的动物哩,挺激动的哈。

  问文瑾同学要不要第一批,答曰先走路吧,走不动了再骑骆驼,哟呵,挺厉害的,还能走。下午一共轮换了四次还是五次,我和文瑾同学一起第二批骑上骆驼,最后两公里文瑾同学走不动骑上最后一批直达营地。

  最前面两匹白毛骆驼挺漂亮的,不断有队友跟它合影。骑上骆驼后感觉倒也没什么新奇的,就是有点磨裆,坐在两个驼峰之间,下面有很厚的棉垫子,脚踩着脚蹬,上坡前倾下坡后仰,两手抓住坐垫上面的绳子。如果走很高的沙丘“山脊”线估计会有站在悬崖上面的刺激感,但是显然领路人不可能去冒险,骆驼也是重要财产不是,骆驼会在各个沙丘底部迂回前进,大部队则是哪里高走哪里,两只队伍交错前行。

  下午的行程因为骆驼的原因倒是很快完成,最后一段因为文瑾同学不在旁边我就跟着领队一路狂走,领队也是挺有意思,最后一点距离不等人。到达营地才下午四点多,比昨天还早,后勤工作大哥们已经搭好了大帐篷正在搭建球帐,我们这些刚到达的人赶紧选择营地搭建自己的小帐篷,吸取昨天晚上的教训,今天大家搭帐篷认真多了。搭好帐篷放好东西,几乎所有人都跑去大帐篷坐着聊天等开饭,因为冷啊,今天温度比昨天低了好几度,果然第二天早上起来帐杆上面结了一层冰。

  昨晚吃羊肉今晚吃鸡,还是比脸盆还大的碗,还是肉管够,不同的是今晚有月亮和几颗星。经过了两天的同甘苦,今天的晚餐过程比昨天热闹多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明天只有半天就能出沙漠的原因,大家谈兴特别高。

  4号早上6点起床,大概8点出发,12点半左右到达终点,据说只有10公里。

  起床第一感觉还是冷,比昨天还冷,看下手机显示最低温度1度,闲聊发现大家睡觉时都被冻醒过几次,看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就放心了。天气晴朗、大风,部分队友穿羽绒行走。

  今天上午的主题是崩溃。出发时领队告知今天上午只有直线距离10公里,让大家行走轻松一点、慢一点,然后也确实这么做的,走一小段休息一会儿。然后问题来了,上午的路线分为两段,徒步行走的路线加上直线距离的那条线组成了一个三角形,第一段终点时大家都挺开心因为领队说不远了,可第二段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饶了路太远了,逐渐有人心态崩了,后队差不多一半的人不再跟随带队领队行走,全部在后面观望和抄近路,队伍拉长到前队看不见后队的情况。不过沙漠徒步有一个好处,就是找个高一点的沙丘视野非常开阔,基本不用担心掉队的问题,而且还有两个领队在最后收队。

  月亮湖,本次沙漠徒步的终点,已经开发成了度假村,具有完善的功能区。走上最后一个沙丘,突然看见月亮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文瑾同学已经走不动了,最后这个沙丘是一个人一点点屁降滑下去的。

  进入度假村,在集合点放下登山杖,低头接受蓝色哈达,差点“扎西德勒”就喊出来了,好尴尬。午餐还比较丰盛,十几个菜,跟一般酒店的餐饮没有太大区别,三天了,能在沙漠里面吃上这样的一餐饭感觉真是难得。

  吃完饭后坐船到对岸的娱乐区,我称之为娱乐区,因为可以玩各种沙漠里面的娱乐活动,可以骑骆驼、开小四轮冲沙等等,我们队伍选择了划船,顺便等待越野车队过来带我们出沙漠。小船是那种前后坐两人并自己拿船桨划的,问文瑾同学要不要去试试,她嫌弃我不会游泳怕翻船淹死了,好吧,我无言以对。

  下午两点半左右,越野车队开过来了,一车4人自行组队去体验这个刺激的过程。文瑾同学在车队开过来的时候就看上了一辆据她说开的特别野的车,肯定特别给力,可惜也被别人看上了,那辆车一停下就被抢占了,最后选了一辆第一个出发的车。

  越野车这段时间不长,但是被文瑾同学誉为这才是沙漠旅行应该有的样子。也确实好玩刺激,我坐前面,她和两个女生坐后面,而且她坐中间,没有扶手可以拉的那种,坐在车上加油门冲过一个个沙丘,斜着横切或者直接硬怼,一会儿视野里只有天空一会儿只有大地,整个人视野的急速变换和身体的不踏实感让身体激素迅速分泌着。过程中被3辆车超越了,然后终点下车时前方垃圾桶旁有两个女生正吐着呢。

  终点时招牌显示是月亮湖接待站,看样子跟中午的度假村是一起的。在这里刚好碰到了一队重装徒步的队伍陆陆续续达到,看他们放包的车是一辆中巴,可能有20人左右吧,聊了几句,走的是那条五湖连穿线,用时两天半。我两步路下载的也是五湖连穿线,以为我们这几天也是这条线,后来发现终点是一样,但是方向却是相对着的。

  在接待站休整一会儿,取大包上大巴车回银川。回到银川酒店第一件事,洗澡、抖沙、抖沙、抖沙,趟床上感觉真是不要太舒服。晚上7点半在餐厅摆了庆功宴,说是庆功宴其实没啥活动,只有吃吃吃与喝喝喝,不过也很巴适,中间领队过来发奖牌,奖牌跟我预期的不一样,很正式,因为它是一块儿差不多A5大小的玻璃牌匾,跟公司的牌匾一样后面有一根杆子可以立起来那种,内容就是穿越路线图加一段话,祝贺某某完成沙漠奇迹之旅的意思。

  国庆沙漠之行到此结束了。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庆功宴后回到酒店准备睡觉,文瑾同学问我四川的小两口约着一起去逛夜市要不要一起去,立马穿上外套走起,虽然已经夜里10点多了,可是一出酒店我发现草率了,我身上就一件短袖速干衣加一件硬壳,外面温度是个位数,如果冻感冒了我可能走不出银川。不过硬壳还挺给力,冷了点但动起来还扛得住,说起来我貌似还没有逛过夜市,虽然在武汉大学城读了四年书,也没有在大学城见过如此大的夜市,感觉很新奇的样子。天南地北的小吃都有当然还是北方的为主,小物件也是琳琅满目,此次逛夜市吃东西只是其次,毕竟刚吃完晚饭还不到一个小时,主要是逛一逛走一走,跟文瑾同学这么闲逛的机会真不多。

 

  银川→武汉→深圳

  5号上午十点半的飞机从银川到武汉,从冬天回到秋天,在中南路与文瑾同学告别,她直接回家我则转车回深圳,从秋天去往夏天,本次国庆沙漠之行才是真正结束了。

 

总结

  这次的沙漠之行打破了我很多的固有观念,是一次值得回味良久的旅行。

  印象中沙漠除了沙就是风,美丽纯粹壮观而又危险,比如沙尘暴、流沙、小动物等等,走几步能够看见一堆白骨那种。沙漠徒步就是一次探险,观察了很多游记然后打消了些许对危险的顾虑,但它仍然是充满着神秘和未知的地域。贺兰山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脉,徒步全程能够在右手方隐隐约约看见一条山脉的的影子,那只能是贺兰山了,说明我们深入沙漠并不远,而从大地图上看腾格里沙漠并不小。并不是沙漠不危险,我们只是在沙漠边缘进行了一次小小的体验而已,但也够了,沙漠仍然是那个神秘而美丽的沙漠,并不能小瞧它。

  本次的徒步线路是体验性质的,所以难度和强度并不大,但是要想玩的开心愉悦,体能要求还是有的,不然就像文瑾同学那样了,全程就是闷头走路走路还是走路,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和体验这神秘而壮观的美景,毫无乐趣可言。

  沙漠的地貌是最让我改观的地方。不知道更深处的沙漠是怎样的,但是这几天所见,沙漠里根本没有一块儿平一点的地方,从高处看沙丘就像鱼鳞一样密密麻麻排列,满眼都是起起伏伏无穷无尽的沙丘,沙丘一般都不高,十多米左右,高的估计也没100米。

  沙漠里面的沙粒很细,比我们平时见到的河沙、海滩的沙粒细了数量级,文瑾同学一直念叨着这要做多少沙漏啊,因为不仅细还很均匀。可能也正是因为沙粒细小的原因,很多地方并不是一脚踩下去一个大坑,部分硬地面只会留下浅浅的半个脚印而已,越是靠近沙丘“山顶”沙面越硬,“半山腰”大多都是软的,所以翻越沙丘很少有横切的,而是顺着“山脊线”走,省力。

  沙漠里面的温度和耗水量也是一个打破认知的地方,但仔细想想可能是因为季节的原因,此时北方已经是冬季了。白天烈日当头、蓝天白云甚至是万里无云,但是温度并不高,3号需要穿外套4号甚至需要穿羽绒徒步。以我自己的经历,半天消耗一瓶水,一整天2-3瓶500ml的矿泉水足够了,文瑾同学耗水更少,一瓶水喝一天,白瞎了我背包里面长期储备两瓶水。

  最后一个是心理变化,当然不是我的了。这次带文瑾同学来腾格里沙漠确实是我草率了,如果心灵力量可以杀人,估计我已经在生死之间循环N次了。对于一个平时不怎么运动,还没有产生对户外的爱好兴趣时,腾格里沙漠三天的徒步过于艰难,不仅不会有旅行的乐趣,反而会产生对户外活动的抵触以及对活动意义的怀疑。2号晚上我非常担心她的状态,下午已经表现出了情绪上的低落,再加上晚上飞沙走石吹在帐篷上面,对于从没有露营过的她来说太难了,我的心理压力也很大。3号上午她表示还能继续徒步的时候我无疑是高兴的,下午如果不是有骑骆驼的活动,她肯定是要上收容车的,不然心态肯定会崩。4号上午就是例子,快到中午时她已经明确表示不想走了,坚持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是条汉子,幸好中午就到终点了。

  活动结束了,留给我的是一次探险体验、一次沙漠寻迹、一次梦的远方。户外徒步的意义是什么,像我这种接受过系统培训的可以说出很多种,但于我而言,它就是一种苦行,江湖很大,行走其间,磨砺自身,同时也能看见很多常人看不见的风景,这难道不也是一种补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