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下即时社交的思考

  即时社交在现在的模式下做好做大做强,垄断好像是最简单最经济最有效的方案。但是垄断这个词自带黑色光环,资本的爱平民的恨,历史从不缺乏案例。

  反垄断最近被提的比较多,刚好昨天被即时社交浪波湾给恶心到了,谈谈自己对这两者碰撞后产生的一点点想法。

  垄断没什么好讲的,垄断的恶或者负面影响网上一搜一堆,讲的很明确。我们作为平民大众基本上持反对意见。

即时社交的现状

  传说,即时社交有一无冕之王,浪波湾。时不时有对手来挑战,它们来了,然后它们没了。

  即时社交浪波湾软件本月刚好十岁,十年来筚路蓝缕、艰苦风斗、一路披荆斩棘,到现在的孤军奋战,狠起来连自己兄弟都插两刀,谱写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浪波湾已经不是原来的它,不是原来纯粹的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刀枪剑戟舞的虎虎生风。一个纯粹的剑者必定是不忘初心一往无前深耕一剑择一剑而终生的潇洒武者。

  也不是说浪波湾这样就一定不好,毕竟民众自己的需求起到了很大的推波助澜作用。没有需求就没有杀害。需求1.0造就了一个个的不同功能的app;需求2.0推动了小程序和公众号的急速发展,间接推动了头部功能企业对周边功能企业的吞噬。一系列已进行并将还会进行的吞并与重组,造就了现在不再纯粹但又很有用的即时社交浪波湾。

  当剑者不在纯粹,成为浪波湾的时候,颤抖吧,平民垃圾们。

  公众号、票圈出现几个广告,点右上角×,然后出来小页面要你勾选原因,不勾选原因不能×掉,这种无可奈何让我感觉受到了无形的霸凌。

  社交、金融及其他衣食住行医聚集在一个app里面,当其中一个功能(如金融)被封则整个app不能用,这就很强了。

  便利性带来了一个app收集了衣食住行医等全方位的个人信息,资本家会对这个保密吗,这种施舍可能会有,对的,就是施舍。当日后其能独自建立个人画像、档案的时候,武林盟主虚位以待,下一步是不是就是以武犯禁了。

即时社交模式的一点思考

  小写字母abc表示用户,大写字母ABC表示产品,希腊字母α表示平台。

  我们当前的模式基本是图1,头部产品“浪波湾”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其他的零星小产品只是小众而已,毫无竞争力。

  我们理想的是模式是图2,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可能受到审美、功能、心情、习惯甚至是单纯的“喜新厌旧”的影响,不同的选择很正常。但是,缺陷也很明显,每个人都要装N个产品在手机上面,只是因为即时社交,极大的不便利。

  模式3、4(图3、4)是模式2(图2)的变型,可以解决模式2的问题。这是一种问题转移的方案,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但它理论上是行得通的。因为产品之间可以即时互通所以用户可以即时社交,将用户因产品的壁垒而不能即时社交的问题转移给了产品之间自行解决。资本可能不会同意,但如果公信方插手呢。

  模式1、3、4的可行性体现在图5、6、7。

模式走向的一点思考

  用户模式、产品方案都是商业模式的体现,都离不开对资本利益的考虑。模式1最符合资本利益,但是民众憋屈;模式3、4方便了民众,但是资本利益会急剧减少,十八般武艺估计需要遗忘大半,因为当前大环境下即时社交是战略功能,用户免费使用的。改为收费模式可以适当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当前国内的情况下,这个难、很难、非常难。

  难归难,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其他方面也有成功的案例或者相应的尝试。强监管下,三大电信运营商互联互通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不管是电话、短信、网络等都是互联互通的,三大电信运营商各自收费而已,收费模式随着业务拓展呈百花齐放式。同主体下,游戏里的安卓苹果互联互通、QQ微信互联互通也是一种尝试与参考。

  模式3、4(6、7)的发展如果稍微“不注意”可能就演变成了模式1。因其具有极大的相似性,不同点在于产品的运营主体数量,而资本的运作是可以改变这个数量的,资本会向着符合自身利益的方向一往无前的发展,除非加强监管。

  这样看来,垄断是即时社交最好的模式,看起来它是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解决方案。但是,即时社交从诞生的一刻开始就不是一个纯粹的社交产品,定位也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社交产品,因为利益。

  浪波湾有那么多的恶,民众爱恨交加却又不离开的原因,除了没有替代品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便利性。确实便利,一个账号一个app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有点未来科技一人一号的意思。

  那么反垄断还要不要反,要的。末日电影里面各种大公司控制世界的情形,不寒而栗。

  怎么反垄断呢,猜想有两个大方向。一个是加强监管,把社交像通信一样监管;一个是剥离即时社交与“十八般武艺”,打造纯粹的剑客。

  第一种,强监管的方案。三大电信运营商可以作为参考,优势很明显,只是可能监管方和产品运营方都会很不爽。即时社交所牵连的十八般武艺涉及面太广,全部强监管不符合资本的利益,同时也不太好统一监管,挑战性太高。

  第二种,剥离方案。即时功能和非即时功能剥离开来,即时功能采取垄断+强监管的方案;非即时功能采取模式4(7)的方案,引入平台α,α百花齐放式。这里要解决两个问题,即时功能运营商怎么存活;平台α怎么搭建与管理。运营商的存活可以参考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模式;平台α以行业为区分,是一个参考方向。

  以上说到了4个模式方案,当然都只是纸上谈兵,现实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现实中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破局,浪波湾的存在有点尾大不掉的意思,破这个局面肯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有以上方案都会伤害到资本的利益,没有利益就没有动力,这是其本质。

  为单纯的即时社交付费很难,并且里面还有个红线,一定不能按流量收费。

  平民的信任在监管,但监管不一定都有能力“才位匹配”,并且监管一旦盲目扩张也将是另一种灾难。

 

  知易行难,难难难!

  个人的话,更加倾向于模式3(6)。反垄断下,产品运营商百花齐放式,但又互联互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