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观念改变?

  清明节刚刚结束,广东这边的新闻早上报道发生了几起山火,多是因祭祖引起。这种意外情况每年时不时都有发生,非清明节也有发生,本来是一件很常规的新闻报道,但是,报道引用的违法理由让我有了一些遐想。

  禁火令。不知道是因为以前媒体渠道不太发达的原因还是什么,感觉近两年这个词出现的频率特别高。

  这个本身没有问题,也是引导大家的一个安全观念,我们自己也一直是遵守的,毕竟大家都知道山林因其特殊性一点小火星很容易就能造成巨大灾难,而且灾难是多方面的。“放火烧山牢底坐穿”虽然有点夸大,但确实很能从侧面说明这种行为的恶劣性。

  临近清明节,或者清明节期间,加大力度的“禁火令”宣传也没问题。

  问题就出现在,因“禁火令”而禁止大家上山祭拜时燃香蜡纸鞭(“鞭”暂且不提),仔细想想,这个事情其实有点违和。

  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山上,祭拜时燃香蜡纸钱是个老传统了。现在以“禁火令”为由来禁止这个老传统,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分析。一个可能是办事人员的懒政,一个可能是刻意在引导大家摒弃老传统。

  懒政这个事儿吧其实也是老生常谈的了,禁火令大家应该遵守,老传统也要遵守,两者产生冲突的时候直接强制性的一刀切,而不是想办法去化解、解决问题。我记得以前的宣传是“文明用火”,现在直接就是“禁止”了。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想到了前几天的另一个新闻。一条临街店铺,不知道是街道办还是城管在强行清除各家门前的对联,理由是年已经过完了,这些对联很多都破了而且不统一,影响市容。这里面也是有相应传统的,不过可能因为各地传统不一样,或是因为临街店铺是租的不是自己家的,大家也就看着没有太大反应。主动揭取对联只有在家里有人去世,不管是悲事还是白喜事,取下旧对联换上白色对联。除此之外,不管旧对联是风吹日晒还是其他意外情况导致坏了、掉了,是怎样就怎样,外人主动揭取旧对联那是会引起冲突的,因为这是在诅咒对方家庭死人。

  用火这个事情,方法也是有的。

  以前我们自己家里上山祭祖,全家出动,有的拿铁锹,有的拿锄头、镰刀、砍刀等等,小孩子就拿上比较轻的香蜡纸鞭,祭祖前先将坟头修整修整,杂草、杂树、排水沟等等清理的明明白白,再来进行祭拜,烧完纸钱后还要拿棍子挑几下,避免燃烧不充分人离开后引燃周边。为什么说以前,因为上大学后很少回家了,参与的机会少了。

  有条件修公墓的地方现在都在修公墓了,方便集中管理。集中管理这种理念也是一种方法,不一定要都修成公墓,毕竟很多地方条件不足,但是引导大家这种观念是可行的。

  方法肯定还有很多,毕竟聪明人不少,上山祭拜要引导大家合理的、文明的用火,这种“一禁了事”的方式过于简单粗暴且违和。

  

  关于传统方面,也不是什么新问题。改善或者摒弃不良传统的呼声也有很多年了,并且也一直在进行中,传统的东西不一定全都是优良的,该禁的禁该改的改,这个没毛病,但现在开始轮到祭拜这件事儿了吗?

  现在官方的祭拜一般是献花(圈)、鞠躬、默哀,有条件的还有鸣枪或鸣炮,公开场合这样的一套流程大家都是认可的,但是自己家里来这样一套,感觉怪怪的,有点不肖子孙的样子。祭拜的时候不仅有上面说的燃香蜡纸鞭,还有很多细节,比如喊话、下跪、流程顺序、方向、辈分年龄亲疏关系区别等等,说这是迷信吗,也有点,但更多的应该是这个过程中有一种情感的传达或者释放,是一种心理和精神层面的东西。一直说国人没有信仰,国人不信宗教但是信祖宗啊!

  祭拜的这些可以变吗,我觉得也是可以的,毕竟这些年大家的传统观念一直在变,适应社会也是应该的。像上面那个对联的例子,临街商铺改一改确实可以改善市容市貌,但是如果不是人流量大的地方而跑别人家大门口去硬搞就显得过分了。对于这一点,我的想法是现在轮到祭拜传统的改变了吗,而且禁止燃香蜡纸这个改变的步子迈的有点大啊。

  这个也引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都说现在年轻人传统意识淡薄,不尊重历史传统,如果传统变得面目全非,年轻人也不知道有这样的传统啊,再一个,一顶“迷信”的大帽子扣上去,哪个能承受的住嘛。

 

  不管是懒政还是刻意的传统观念变化引导,总之这个新闻细细品终究有点违和。

传统观念改变?》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