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疫情的一点见闻所感记录

  深圳这一波的全市管控刚刚结束,有些见闻所感想写写,记录一下。

  3月21日,周一,深圳“解封”后第一天班,早上因为前一天晚上的核酸结果出来晚了一点,在征得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晚点到公司,大概10点左右才到公司上班,恢复常态化防控。

  3月20日,周天,下午通知解封后,我当时最大的感受:每个人因为生活区域的不同,见闻所感肯定会有所差异,不能因为整体的防疫“成功”就认为所有人放眼望去,满眼都是正能量,满眼都是感动、感恩,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天选之人”经历了不同的事情。

  这个是当天晚上做核酸回家路上的想法,是带有情绪的,因为我感觉自己就是那种“天选”的倒霉人,经历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但我又很认可深圳的整体防疫政策与结果。

  对于认可不认可的,完全是个人主观判断,没有标准可言,所以不想说的太细。举个简单栗子说明,就最近的这次7天全市管控而言,在之前每天上班是人心惶惶的,因为公司在福田区,当时疫情最严重的行政区,公司也提前发布过预警,做好随时撤离或被撤离的准备;7天后的现在,虽然深圳市还没有清零,但是上班安心的很,这就是效果。

 

讲几个糟心事儿。

  第一个是最近发生的,3月20号周天早上做核酸的“冲突”事件。

  我做核酸集中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公司附近一个是居住地,分属于两个行政区。居住地是个城中村,人口相当的多,经历过两次白天做核酸排队两个小时以上的情况后,近期在居住地做核酸我都是大清早去。居家办公的这一周,做核酸是9点开始,我一般都是8点左右到达并开始排队,这样我就可以比较精准的控制排队时间在1个小时左右,过早过晚都可能超出这个时间。即使这样,排我前面的也大有人在,太积极了这些人。

  这天像往常一样8点零几分钟到达,前面大概有个五六十人。本来是不想去的,居家办公7天要求的是3轮全员核酸,两天一轮,刚好截止到周六,个人评估可能下周还要继续居家办公,所以周天做不做核酸其实无所谓,但是,万一呢,万一周一复工,我的核酸那时候是72小时的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公司大楼可能会要求24小时核酸才能进,所以就去排队了。

  大概八点四五十,“红马甲(物业)”和护士们来了开始换装和清理场地,突然下了一场雨,前面的人突然一窝蜂的冲进了6个做核酸的档口棚子里面,然后事情就坏了。棚子不多大概七八个的样子,雨也不大毛毛雨,下了不到一分钟的样子,一开始我就站着玩手机没动,“这点雨也算雨?”,坏就坏在我后面的人绕过我往棚子那里跑,棚子早就已经站不下了还往前面挤,“擦,这是避雨吗,这是大规模插队啊”,我也就跟着跑前面挤在棚子外围。

  “红马甲”开始劝大家恢复秩序,大家开始后退,把档口和棚子空出来了,就不再继续后退更没有重新恢复排队,全部围在棚子前面,前胸贴后背。为什么不后退,太多人从后面冲到前面插队了,他们不退走前面排队的人不会甘心后退,都存有侥幸心理。红马甲们劝了十来分钟没太大效果,直接宣布今天这个点不做核酸了,然后就都走了。后面有个红马甲回来放了个喇叭在地上,重复播放一句话,大意就是“这个点位今天不做核酸了,请大家不要排队”。

  然后我就带着不忿的情绪回家去了,路上看到后面长长的队伍还在排队,都一百多米了吧,心理也清楚大概率过会儿会重新偷偷开放做核酸,但这种不确定性感觉很恶心。

  回去的路上也一直是很愤怒的,一群刁民(包括被迫成为刁民的)破坏规则,碰上了一群傲慢的红马甲,浪费了我一个多小时,原本可以睡懒觉的一个多小时。

  我对这些红马甲这次的行为评价就是傲慢,太TM的傲慢了。其他人不清楚,我自己而言,做核酸并不是我想去,2022年开始到现在做了近40次核酸了,早就烦的不行,只是各种显性、隐性的强制政策要求我们配合而已。这群刁民确实很可恨,但是这群红马甲的工作本来就是维护秩序,秩序被破坏的时候没有能够维护好、破坏后也没能恢复好秩序,不去解决问题而直接宣布撤销当天的档口,如此高傲的行为完全无视那些早起排了一个多小时队伍的人。

  碰到问题就应该去解决问题,并且还是他们的本职工作,简单粗暴的一刀切是很可恨的。即使后面红马甲和大白们可能悄悄的返回开始恢复做核酸,对于排在前面的人而言这是不确定性,我自己反正是没有去搏那一点可能性的,直接走了,骂骂咧咧的回家了。

  第二个是前几周发生的,进村路口防疫卡口事件。

  这事儿开始感觉很可笑,后面感觉也就那样儿。

  城中村有很多出入口,我常出入的那个路口是个双向两车道及两个马路牙子(人行道)组成,其中出村方向的人行道长期堆放杂物(沙、石头等)不能通行。城中村的马路不可能完全做到人车分流,人车混流才是常态。

  以前没注意这些细节,今年深圳疫情持续时间长了才注意到这里面的笑点。路口设置了防疫卡口,有物业的人值守,问题就是防疫卡口设置在进村方向的人行道上面,旁边两车道的马路是自由通行的,这防TM个鬼的疫啊,搞笑呢这是。

  疫情不太严峻的时候,虽然有人值守但是不检查绿码,自由通行,有时候人行道堵人了(卡口将人行道变窄)就直接从旁边马路上走。前段时间突然疫情严峻了,开始检查绿码(后面要求扫场所码)了,卡口值守人员开始工作了,要求进村的人都扫码,关键是卡口只设置在人行道上面,所以现实情况是行人要扫码,那些开车、骑车(包括自行车)和坐车的自由通行没人查。

  有一次卡口又堵人了,我打算从旁边马路上走,物业人员把我拉回来要求扫码,我看了下他,然后看了下刚骑自行车直接进去的人,再看了下他,没说话,仍然拉我回来扫码,好吧,遵守规定。进村后直接打12345电话准备举报这个虚假防疫和区别对待的情况,可惜的是好久电话都没打进去一直是“请等待请等待”的,然后关注了12345微信公众号,注册、举报,搞定。

  周五举报,周一街道办事处回短信称已受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样子货还是样子货,搞笑还是搞笑,12345也没有了后文,查举报进展就是受理中。再一个星期后遇上了为期7天的深圳全市管控、居家办公,现在解封两天了没仔细看,不知道是不是还是样子货,反正12345公众号查询的进展还是受理中。

  这事儿就经不住认真计较,一计较就感觉很糟心。说起来,自今年1月份第一波疫情结束后,村所在的行政区一个多月没有病例、密接了,虽然市里面一直没消停,地区疫情不严峻的时候样子货就样子货吧,大家互不影响也没多少人在意甚至无感,疫情严峻了后认真防护认真工作,这样子货就特别扎眼。

  关于12345,没太多接触,印象中就是2020年疫情之初打过两次电话,一次在武汉一次回深圳,咨询疫情防控问题,都很快就有人回复。这次不知道什么原因,猜测可能因为运营力量主要在电话上,公众号的运营很少,具体不确定,反正有点失望。

  整体来讲,所谓的“糟心事儿”在我看来就是基层防疫人员在防疫政策执行上面的不到位造成的,但这些事儿后面仔细想想也不必要过多的去指责别人。其一,基层防疫感觉是个很辛苦的工作,有些事情需要每天反复反复的做,而他们也只是临时顶上去的而已;其二,不能要求所有的人事完美,起码我自己不可能做到事事完美;其三,普通人的生活不就是这样吗,我只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如果事事计较那就不用过活了。不指责是不指责,但终究是糟了心,吐槽还是要吐槽的。

 

再写一点对于防疫政策的理解。

  前面7天居家办公前,我对深圳的这些防疫政策其实并不太关注,反正都一直遵照执行就是了,所以谈不上什么理解。这7天中特别是现在几天网上看到其他城市的情况特别是吉林和上海的,然后想的就多了一点。

  去年我特别关注只有西安和郑州两个地方的事件,其他的没太留意。当时除了骂声一片一片,现在回想起来,也确实不少人提到要效仿上海,说上海防疫很牛叉,也第一次听说了“精准防控”这个词(也许是我见识少),现在好像出现了反转,未核实。

  最开始是因为吉林市那个高校突然“爆了”,所以网上特意找了些新闻。印象最深的有一个,是一个学生吐槽为什么核酸检测要混检,一个人阳性影响到其他人怎么办。当时没有太多感受,就一个,还是疫情防控的经历少了。

  两年多了,有些城市很少受到疫情的冲击,民众如果不特意去了解的话确实会对一些防疫措施不太了解。大规模筛查讲究效率和成本,特别是初期筛查很讲究效率,因为要根据结果去管控人群和地区,要抢时间,混检效率最高。单检确实能够有效避免交叉感染,在我大几十次核酸经历中也只经历过三次,一次是在隔离医院,两次是节假日出去玩返深后去医院自费检查,其他都是混检。当天我也特地问了下被关在“三区”内的同事单检还是混检,称都有,后面不能出户的时候是单检。

  最近关注上海疫情比较多,因为他那个确诊和无症状感染的比例特别吸引人眼球。看的新闻和论坛的信息多了,想法也就多了。

  首先感觉上海可能对“无症状感染”进行了新的定义,与我们普通大众的认知可能不太一样。

  其次是看到有些人说在上海居住的小区封闭和解封都很突然,且时间周期都不会很长。这就让我想到了他们那个精准防控的说法,如果一个两个小区这样,确实称得上是精准防控,地区、时间、人群都管理的很精准,但是十个百个小区这样,感觉就突破了“精准”的承受范围了,看起来就显得很混乱,不知道当地ZF能不能hold住。

  看到这些我联想到深圳的一些政策,个人感觉亮点很多。

  深圳的“三区”政策感觉也是一种精准管控,月初福田一度严峻,每个街道都有设置“三区”,但是“三区”范围是严格控制的,这也导致了我们在福田上班一直都是正常上班(公司做好应急预案的情况下),就是那种插缝自由活动的感觉。

  最明显的是关于信息的精准传达方面。我关注了很多的官方公众号,包括市里面的市卫健委、市新闻、市应急等,也包括居住的街道、行政区的官方新闻,每一次的疫情动态、公告、通知等信息都会及时发布到这些媒体上面并且很快相互转发,市一级的媒体还会兼顾着聚合不同行政区的相关信息。所以在疫情相关信息传达方面是非常精准、及时、透明的。

  核酸地点(点位)可查是个很大的亮点。很长一段时间公司大楼进出要求24h、48h、72h核酸,所以我们做核酸比较多,公司附近或者居住地周围都有点位,根据需要找自己方便的点位很容易,工作时间做核酸也都是允许的。居住街道常态化防控有固定点位十六七个,管控期间一度增加到一百六七十个点位,这还只是一个街道,并且点位信息包括位置、时间每天更新并发布出来,用户体验极度舒适。

  以上这些感觉是统筹管理的好处,比那个名义上精准管理实际上下面管不过来而各自为政的体验舒适多了。当然了,这些也不能代表所有人的想法,也不能因此判断这边的政策就比其他城市的好。其一,都是我的个人主观判断而已,没有标准可言;其二,前面也写了“每个人因为生活区域的不同,见闻所感肯定会有所差异”,我的生活和生活区域可能与大部分人不同;其三,我没有经历过“三区”中的封控区、管控区管理,只是经历过一次防范区而已,缺少极端情况下的感受。

 

然后说一下创造新名词的事。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作为一个普通人,非常反感各地ZF的这种做法,但同时又不得不叹服咋们语言文化之强大。

  以前其实也没怎么注意,开始留意这个情况是去年西安疫情,当时创造了个“社会面”的新词,然后每次看到那边的新闻就感觉膈应,净是花样、净是花招。后来发现并不是独此一家,玩这种花招的地方ZF多了去了。

  比如时空伴随者,还挺浪漫的词汇;深圳前几天全市管控不叫封城,叫社会静默;社区封控不叫封控,叫静态管理;还有一些不记得了,懒得去搜,就说说无症状感染。

  无症状感染这个词不知道是何时何地开始使用的,感觉应该是个医学上面的概念,就跟确诊分轻型、普通和重型一样。但是现在好像有点被玩坏了的样子,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不管是确诊病例还是无症状感染病例都是新冠病例,都是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特意强调无症状感染者对我们意义不大,但是通告出来也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知道的细节多一点而已。只是,上海的情况,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利用文字游戏来掩饰什么一样,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很恶劣了,起码其他那些新创造的词汇还可以用“语言文化之强大”来遮掩一下。

 

  深圳这一波疫情持续时间有点长,所见所闻所感多了一点,好的不好的、积极地消极的都有,也无需介怀,给普通而平淡的人生加点起伏,只是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向往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