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发奖励的一点看法

  简单记录一下对于现在打疫苗发奖励的理解和看法。

  以前也说过,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中,不能过于去计较方方面面,因为很多东西本来就是普通生活的一部分,可以称之为烟火气,或者生活百态。

  因防疫需要,有些地方为了尽快提高新冠疫苗接种率,在一次次宣传推广后,对于那些仍然不积极接种疫苗的“顽固群体”使出了大招,通过奖励实物、金钱、娱乐权益或抽奖等诱惑这些人接种疫苗。

  类似的政策在去年火了一把,现在积极推广加强针的情况,又出现了相似的情况,真是一言难尽啊。

  这个政策不说不好,首先出发点是好的,结果也是显著的,只是这个行事逻辑很让人诟病,反向去奖励那些不积极的人。网上也看过一些人的观点,总结一下,感觉主要不爽源于两点:第一是认可“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不爽;第二是认为这是“劣币驱逐良币”,后患无穷。

  去年类似政策刚冒头的时候,虽然有点小不爽但也没太在意,发些牛奶、鸡蛋啥的对我没啥吸引力,可有可无;后面抽奖抽手机、抽电视、抽电动车的时候心动了一波,再想想自己这中奖绝缘体的非酋体质,也就那样了;再后来发现金,开始滋生一些歪门邪道。

  类似政策看起来确实令人很不爽,特别是那些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的人而言,但仔细想一想、看一看其实也没那么不堪。给“顽固群体”发奖励,不能否认这是个糟糕的政策,不能否认这有伤“积极群体”的积极性,不能否认这有伤当地公务机关的公信力,但是在特定的情形下,把握好“度”,确实能够起到不错的效果。

 

  关于“不错的效果”,也不用举什么例子,网上一搜一大片,我猜想这也是为什么网上没有大面积批判这些政策的原因,虽然很多人不爽但也认可这些“不错的效果”。

  关于“特定的情形”。

  首先肯定是防疫这个大环境,不管是从科学数据还是实践结果来讲,接种疫苗确实是一种有效的防疫手段。防疫防疫重点是“防”,采用有效的手段在当前大环境下确实有必要,区别只是有些人会重点考虑疫苗效力高与低的问题。

  但是,对于大多数的普通人而言上面的这个问题并不是什么问题,普通人首先要考虑的是有和没有的问题,因为那些“公认”效力高的疫苗并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这里面涉及很多比如科技壁垒、经济封锁甚至是ZZ原因。

  其次在我知道的里面有两种人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影响心情肯定是有的。一个是我这样的,因为工作岗位的原因,有些政府政策出台需要执行的话我们需要起带头作用,所以我的三针疫苗都接种的比较早,后面的那些小奖励顶多会影响我的心情,并不影响疫苗接种与否;另一个是积极性较高的人,比如我父母那样的,刚开始确实犹豫一段时间,因为有报道打疫苗出问题的情况发生,后面政府出台详细指导意见,明确将人群分类,哪些可以接种疫苗哪些不可以,然后我母亲就积极的去接种的疫苗并在今年年初接种了加强针,父亲在不可以接种疫苗那类就没有接种。所以考虑这个问题基本上可以除开这两类人。

  关于“度”。

  这个是一定要掌握好的,因为本来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爽,如果再不掌握好度,不爽就会质变为愤怒,继而引发一些不可预见的情况。

  鸡蛋牛奶米面油等等,多一份不会发财,少一份也不会饿死,毕竟现在大部分人的生活还是相对充足的。送你一箱牛奶,你可能会觉得是意外之喜然后开心的收下,少你一箱牛奶可能会感觉心痛,如果不太计较的话也就那样了。后面发钱的时候我是很心痛的,好在钱不多,也“理所当然”的出现了一些歪门邪道,比如打疫苗产业链啥的。

  如果发的奖励价值提升,比如达到价值1000元(举例),或者一个地区中奖手机、电视的人数大增等,我也不能确定那时候我的情绪会不会爆发,想来是会的。

 

  前面这样的政策虽然对公务机关的公信力、“积极群体”的积极性伤害不太大,但终究是有伤害的,如果后续类似的政策一次次的出现,这样的伤害必定会越来越大。所以正确的引导也很重要,比如明确当前疫情形势比较严峻所以要用到一些非常规手段从而让大家尽量理解,再比如细化分类只对年长群体开展上述激励(已有地方在做)等等,细化政策、明确特殊原因等来平息大众的情绪,继而降低非常规手段造成的伤害。

 

  不管是特定的情形、合适的度还是正确的引导,都要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制定这些政策的人自己要知道这是个“非常规手段”,不然一切都是白瞎,但想来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他们是专业的。

 

打疫苗发奖励的一点看法》有4个想法

    1. 拉勾 文章作者

      不一定哦
      深圳,有的地方直接在地铁出口立了几个牌子,写了打疫苗抽奖,还有奖品清单额

  1. 芭比

    想起接种疫苗时候排长队了,大家都畏惧这个病毒,当时不是我们不想打,是想打也预约不上

    1. 拉勾 文章作者

      去年上半年确实这样,产能有限,不接受个人预约只接受企业预约
      现在这边打疫苗抽奖搞得风生水起

评论已关闭。